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社会正文

嘉兴网络公司:小说:闺蜜被甩我帮她寻找新恋情,不久她带新男友出现让我俩结仇

admin2020-12-1041

作者:算了

1

我养了一条狗。

遛着小狗在那条必经之路上来回数次,终于顺利“意外”重逢旧情人钟情。

我摘下墨镜,响亮地喊一声:“钟情!”

钟情迟疑两秒,然后走过来,问我干什么。

我抱起脚边磨蹭的小狗说:“对不起,我喊的是我家狗的名字。”

钟情目瞪口呆。

半晌,他做出一副难以形容的表情:“神经病啊你!”

以前我还是他的野蛮女友的时候,经常故作聪明道:“以后你要是对不起我,我就养条狗,取你的名字,然后天天让它吃粑粑。”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钟情真的会离开我。

他被一个胸大腿长的“蜘蛛精”拐走了。

蜘蛛精这个名字是我给项一芃取的。

我们曾经有段时光睡在一张床上,项一芃是标准的九头身,上半身以下全是腿,我经常在睡梦中被她的大长腿压醒。

但是我没想到,有一天这大长腿会压到我男人身上。当初项一芃被甩后,我还挑挑拣拣帮她寻找新恋情,如果不是后来她带钟情出现的话,因此也让我俩后来结仇了。

郁闷啊,愤怒啊,耻辱啊。

二哈在我连续三次喝断片之后,说什么也不陪我喝酒了,他的原话是:“你不知道你这种体重对别人是种麻烦吗?”

他用经典的“二哈”式表情盯着我,我怒不可遏,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说好的两肋插刀呢?说好的患难与共呢?哎呀,人情淡薄如纸呀。

我可是从来没过百的体重好吗?

二哈从鼻子里冷哼:“八百年前的记录吧?”

我摸摸脸,下巴处摸到一坨肉,再摸摸肚子,一圈一圈的。

二哈始终一脸嫌弃地望着我,和我养的那条狗一起。

我同时被一人一狗鄙视了。

何以解忧?唯有吃喝玩乐。

我看着二哈的刻薄样,玩乐就算了,我还是吃喝吧。

二哈眼睁睁看着我造出的一桶食品包装垃圾,啧啧啧地摇头。

我能怎么办呀?我也很痛苦呀。

二哈突然掏出手机差点凑到我脸上,我打了个饱嗝后仰几分,看见他朋友圈里,项一芃晒的马甲线。

更像蜘蛛精了,哼哼。

“你这是嫉妒。”二哈慢悠悠地翘着一根手指点赞。

我靠,绝对的损友,还点赞!

我愤愤地塞了把薯片在嘴里,恶狠狠地咀嚼,强咽下去的那一刻,一股力量从食道里顶上来。

吃吐了。

我在漱口的的时候,二哈突然叹口气:“阿M,何必呢?”

靠,鼻子酸酸的什么鬼。

2

项一芃这个骗子。

第一次见到钟情的时候,她说我眼睛瞎了。

没错,彼时钟情挺寒酸,虽然我没有这么觉得,但是相对于项一芃那个土豪男友的标准来说,钟情就是个一穷二白的屌丝。

,

申博Sunbet

申博Sunbet www.ysycy.com与伊顺源清真餐饮达成战略合作,在伊顺及亚太地区建立直营平台。为Sunbet会员提供线上多种娱乐游戏,将用完善的技术、贴心的服务、雄厚的资金赢取每位Sunbet代理、会员的口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