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头条正文

usdt交易平台(www.caibao.it):原创 蔡锷与国家主权:蔡锷行政主权头脑与实践述论(二)

admin2021-01-2922

USDT自动充值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蔡锷与国家主权:蔡锷行政主权头脑与实践述论(二)

1911年10月30日,蔡锷向导昆明新军发动“重九起义”,一举推翻了清政府在云南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了民主革命政权,并被推为云南军政府都督。

民国初年,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在云南河口、腾越、蒙自、思茅、昆明等地设立的领事机构并未撤离,一些领事机构对于云南新生民主革命政权不怀好意,到处找茬,并行使南京临时政府宣布的清政府已往与帝国主义国家缔结的一切不平等条约继续有用的对外政策,贪图过问云南内政。因此,那时云南的外交事情十分繁重。

由于云南生产落伍,大部分日用必需品如棉纱、布、百货等都要靠从外省或外国输入。其中相当数目的日用必需品通过缅甸进关再运入省内。而一些造孽商人将棉纱由缅经腾越关磨练并完税、领取三联税单入关,在运往云南各地的途中,或将原棉纱加工成其他制品,或在原棉纱中夹带其他物品,以逃避税收;更有甚者,有的造孽商人铤而走险,在入关原棉纱中夹带烟土等危禁品,以逃避检查。云南府厘局发现上述征象后,为了袭击毒品走私、造孽逃税,立刻接纳措施,对由腾越入关且领取三联税单的物品在流入云南府之前举行磨练,如发现与原三联税单纪录的物品不符的,则重征税款;如发现夹带烟土,则坚决依法查处。

云南府厘局的上述措施,使一些造孽商人受到处罚和袭击,因而怀恨在心,转向英国驻云南府总领事额必廉起诉。额必廉对造孽商人的一面之词信以为真,并以为,货物由缅运滇已在腾越海关验过且领有三联税单,因此在腾越、云南府一起均不得再行开验,更不得重征税款,云南府厘局的行为不仅违反向章,且直接影响了英货的入口和流通,即于1912年7月30日照会云南军政府都督蔡锷,要求其下令云南府厘局住手上述执法行为。该照会曰:

洋货由缅运滇已在腾关验过,领有三联税单,至本城小西门厘局加以搜验已属不合,而搜验时且又随便妄为,实系违反约章。寓省腾商二十人详细开单报知本总领事。……盖照约洋货于入口税外,完纳半税,领有三联单,即可自由转运,厘局只将单照验,不得妄加过问。今该商等运货,照章无所违反,则货物由腾越至云南府,不得再受厘局之搜验,乃该货不只在楚雄府及云南府西门搜检,而搜检之情状殊不合理。盖开拆时用刀及铁条等件,使内装之布匹价值减落,此外,又有某种货物亦经领有三联税单,到云南府时征收税款,名落地厘税(音译者)。本总领事不得不声明,此系违反约章。

由于此事涉及云南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特别是地方政府的行政主权,蔡锷收照后,立刻予以高度重视,下令云南军政府财政司派干员认真举行观察。听取相关情形汇报后,蔡锷以为云南府有关部门对于进入云南府厘局的磨练之行政行为是正当的,需要的,不能按额必廉的要求予以住手,即于8月2日照复额必廉曰:

厘局向章,举凡洋货入关,领有洋关税票亦须验票放行,历办在案。惟此次磨练货驮,乃系访闻七月十六、十七、十八等日内有市侩私挟烟土于洋货驮内,奉饬会警严密检查。是以七月十六日有洋货数驮进关,该小西关分卡书识均会警及府税司事令该驮货破绽自行逐驮开视,而未有开视者概系棉花。该破绽自请用铁条探验,而所验各货毫未损坏,且棉花即被雨湿,实系破绽之过。……此外,实无重收落地厘税之事。……查局卡书巡克日之磨练,系为厉行烟禁、稽察夹带起见,且每次均当同随货破绽及巡警、府税司事会验,并无留难情事。今为便商起见,饬令各关卡遇取有三联单之洋货,非遇有十分可疑夹带烟土及其他私货者,不许中途开验。

额必廉收照后,对云南政府有关部门及其观察结果感应嫌疑,仍固持己见,又于8月3日第二次照会蔡锷曰:

本总领事查悉某司观察此案情形殊不足以凭信,其所讲述显以不实之查报为凭证,否则有意将此案确情隐匿。至腾商未向厘局索赔一节,不足证实货物未受损坏。乃以是示意彼等深知若向厘员申诉,非徒无益,且因此而招厘员之恨,日后将更为难,俾受损失借图抨击。该商等之以是将此违反条约情事报知本总领事者,只因迭次搜检,损失颇重。为切身利益计,觉势有不得否则也。再某司所称未收落地厘税一节,与本总领事所得确情不符,自不能以此作为了却。应请贵都督严饬将此种不合之征税立刻住手,俾与条约三联单之规章完全相符。最后,务恳贵都督饬令各厘局不只于途中不开三联单之洋货且不得于该货已到所指地址时将货开拆。

对于额必廉嫌疑云南政府有关部的观察结果以及对于厘员的预测,蔡锷以为是毫无凭证的,又于8月6日照复额必廉指出:

查某司即财政司,为本省军政府行政之高等机关,其所命查之件皆行政行为,非得确据,未便以为失实。至腾商未向厘员索赔,恐图抨击一节,此等事在前清有之,当兹共和时代,此辈劣员决难见容军政府。执法无私,若得确实证据,即当照例惩处。各仕宦决不至如前之玩忽,视商民之利害恝然于中。其请将不合之征税立刻住手一节,七月二十八日马户黄宝山于洋货驮内载有裹绸三包,在腾未填税单,确为夹带私货,既经小西门厘局查实,饬即照章从减纳厘,自非重征,并无不合。若果此外对于已出三联单之货有加征税项,该商等能将凭证呈诉到财政司,立即立予核办。又请不得于洋货已到所指地址时将货开拆一节,查已完三联单之洋货,本不开验,惟本省政府现定新章,厉行禁烟。商贩每于货驮进关时私夹烟土,干犯厉禁,本省政府自不得不酌施稽察之方。准照前因,特再划定一妥善设施于所到地址遇有可疑之点,酌为开验,务于该商货物不致有所损坏,并严禁留难。此举于公众烟禁及盘问漏税有益,而于老实商人无害,自可不必置议。

对于蔡锷以上注释,额必廉仍不满足,又于8月21日第三次照会蔡锷,提出四个问题

第一,仍坚持商会的观察结果不可信:“贵都督饬令财政司观察此案,彼又转令本处商会照办。该商会即分向驻省腾商查询曾否申诉于英国领事,如无其事,索书作据,指申诉者为汉奸,并说明,一经查出,适时受罚。”

第二,仍坚持中国仕宦不可信:“中国仕宦做事之方式,由本总领事观之,觉今昔无甚更变。……至腾商未向厘局申诉,其故实由于彼等习见仕宦设施,觉民国厘员与前清厘员无所区别,诉之亦无从得直,即此次腾商诉于本总领事,其所受待遇之情形,亦何能使彼等笃信民国设施较前清时代为改良也。”

第三,仍坚持小西门厘局重征已出三联单货物之税:“重征三联单货物之情事未尝无之”,为“证实事实”,又“附上洋纱税单两纸,单上纳税人名业已除去,其日期亦经涂抹,此盖有意藏匿,期免仕宦之抨击也”。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第四,仍坚持小西门厘局的磨练,“或破坏货物,或使其受损,削减价值”。

最后,额必廉重申:“早年磨练三联单货之方式,小西门厘局当照旧施行,且于此种货物重征岂论何种之不合税项,立刻住手。”并声称:“将来文抄送本国驻京钦差。”

8月28日,针对额必廉的来照,蔡锷逐条照复:

第一,“财政司转令商会观察并威吓商人,实无此事。盖上次贵总领事七月三十号开来之单指出,小西门分局磨练有日期之货,数经厘局报明有案,无须转令再查。来照所云,恐系转告者设词耸听,请注意焉。”

第二,“共和时代劣员不能见容,是乃实事。举凡委任官员,均严定章程,若不能称职,立予撤究,悬牌登报,昭昭在人线人,且仕宦之被罚者,为数甚众。如厘员果不自爱,蔑视功令,为主座所不觉查者,商民尽可赴财政司申诉,必当立予跟究,乃计不出此,反谓民国厘员与前清厘员无所区别,诉之亦无得直之语,未免牵强误会。”

第三,“查交来二单系财政司印发正式厘票,而所填织土布之纱,每捆抽银五分,核与定章相符,盖本省所出土宽布及洋棉线二项,均系到省洋纱所作,发市销售,均须照章上纳厘税。前清光绪十八年经云南政府议定,凡领有关票到省之洋纱归行销售,无论作布作线,先向买主每捆扣收出关厘银五分,今后买回洋纱所织土布色线及原捆洋纱出关,由行出飞赴云城厘局□领出通知票,不再抽厘,此等设施通行将二十年,各商均无异议,且洋纱原数进关,只以三联单为凭,洋纱分售出关,每捆始纳五分之厘,且有买主、卖主之别,以此衡夺是非,不待辨而自明。”

第四,“已饬财政司严令各局、卡,通知商会员或自治局绅及货主加入,眼同检查,用示体恤。”

9月16日,额必廉仍固执己见,第四次照会蔡锷,摘录《天津条约》《烟台集会条约》有关条文后以为:“以上摘录中英条约,足证洋货一次完纳子口税,领有单照,即准运往内地,不再抽收厘金。若再抽收,岂论何项名目之税款,确系不合昔时云南政府定章加收厘金。今者民国仕宦继续抽收,果所行不合,不能因定章在前即为正当。而章程行之二十年,与商人并无异议两层,亦不能于章程不合之性子,有丝毫之转变。”要求蔡锷“饬令厘局,将此项三联单洋纱进省每捆抽收五分之税,即为贵都督所已认者,立刻住手并恪守约章,以维两国商务而敦睦谊”。并再次声称“将云南政府云云违约情形讲述本国驻京钦差”。

9月21日,蔡锷照复额必廉,再次耐心注释曰:

已进关之质料,业经分销,另行改装、制造别物,再为转运出关,则名目既殊,货色亦异,乃有另纳厘金之事。查前清云南政府因进省洋纱转售织布纺线,若就机房挨户抽厘,实属繁琐,又以土布每匹应纳厘一分二厘,以洋纱一捆织布六匹盘算,每捆应纳厘七分二厘,因欲从宽酌减,乃定章仅向买主扣收厘银五分,以后改织布匹纺成色线概行免收洋纱入口转售后应纳厘金。章程如是,核与中英条约实无妨害。贵总领事照请停收,碍难照允。

最后,对于额必廉频频声称“将云南政府云云违约情形讲述本国驻京钦差”,蔡锷也严正示意:“此案既经相互讲述北京,若不能在此了却,则请静候贵国驻京钦差与敝国外交部商办可也。”

额必廉见蔡锷态度异常坚决,深感在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眼前已无计可施,只好于9月24日照会蔡锷曰:“接贵都督本月二十一日照会,不允将此项不合之征收住手,除将来文抄送本国驻京钦差外,特此照复滇军都督蔡。”

鉴于额必廉固持己见,不听注释,问题上交,蔡锷也于9月28日致函北京政府税务处和外交部,详细汇报了有关情形和理由,“以便于英使提议时对于,有所查考”

10月8日,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就云南府之事照会外交部,要求其“转饬滇省于此项约章必须确切遵守,立将所收之税刻即住手”。

10月22日,外交部凭证蔡锷的讲述,并经认真研究后,正式照复朱尔典曰:

该省磨练领有三联单之货,系防有夹带私土,并无重征税捐情事。至额总领事所指抽收厘银之洋纱,亦系已用于革新纺织色线、土布者,自与三联单无涉。盖约章准将子口税合并一次完纳之意,系为免沿途磨练、抽捐之阻滞。至该物革新以后,自当别论。是以该省推行将及二十年,各领并无异议,额领事所指违约重征,实系未明原委所致。

最后,外交部请其将上述意见达知额必廉,以“免滋误会”。

这样,虽然双方经由四个回合的激辩,但在蔡锷对于云南军政府行政主权的坚决维护下,额必廉及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过问云南行政管理的贪图并未得逞。(未完)

网友评论